您好,游客注册登录繁體
首页 >> bet87365娱乐场 >> 高端人才稀缺是大问题 中国机器人需要灵魂 – 机器人库

高端人才稀缺是大问题 中国机器人需要灵魂 – 机器人库

admin 2019-07-07 0
浏览次数36

没有非常科学严谨认真的人工智能理论作为指导、支持和支撑,产业决策和导向,全民创业和所有的人工智能工作,政府管理部门对人工智能的政策扶持都会产生重大误区,也会走很多弯路。

几年来,机器人产业发展得极其迅猛,但在热潮涌动的下面,却是让人备感严峻的现实。

一方面,许多公司踏入机器人行业,导致价格竞争;另一方面,由于制造业利润减少,因此使用单位对购置机器人的投资非常谨慎。

高端人才稀缺是大问题中国机器人需要灵魂

在描述机器人行业的发展时,富士康首席科学家戴家鹏用了一个“红皇后假设”,即如果企业不拼命地跑,在机器人行业留不住;如果企业不以两倍的速度奔跑,就只能停留在原地;如果企业要前进,除了快跑,还要找对方法,加强基本功。

关键技术的缺失

在今年的机器人大会博览会上,人气颇高的羽毛球机器人成为现场的明星,不过,作为它的研发单位上海荷福控股有限公司的掌门人,董事长周锦霆却道出了这款机器人背后的软肋。

据介绍,他们原创的产品是目前世界上第一款可以和人类互动的羽毛球机器人,经过高速运算可以捕捉到运动轨迹,也可以和人产生非常良好的互动。

这一款机器人在亚太比赛当中拿了两次冠军,是一款非常优秀的人工智能机器人。

但是这款机器人的核心零部件,比如最简单的伺服电机和减速器,都不得不依赖进口设备。

周锦霆说:“相关的国产设备和硬件虽然非常多,但是可靠性和耐用性存在着非常严重的问题。

进口的关键零部件价格非常昂贵,大幅提高了人工智能产品的成本,使得人工智能产品在制造、应用和推向市场的过程中大大增加了成本,而且大大延长了生产周期。

”因此,他认为,人工智能在传统工业制造水平的低端化,是制约我国人工智能发展的关键因素。

无独有偶,首次参展的成都普诺思博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的酒店服务机器人非常先进,产品采用模块化设计,通过组合,形成不同的产品,如智能小车,双目识别、机械臂等产品。

普诺思博公司技术总监吴家敏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许多公司的服务机器人都是没有机械臂的,而是固定的手,没有或只有一两个自由度,而普诺思博的机器人具有6自由度的机械臂和4自由度的机械手,因此具有更多功能,如开门、倒水、为客人按电梯等。

他们的机器人具有3自由度的头部,通过人脸识别,可以自动捕捉周围的事物,更加人性化和友善。

机器人的躯干可以活动,可以弯腰、鞠躬,非常符合迎宾机器人的要求。

而他们研发的智能小车具有全向移动能力,可以自动充电,未来可以拓展到物流运输,载重50公斤,可以满足一般的货物运输。

但在兴奋之余,吴家敏也遗憾地告诉记者,他们所研发的机器人使用的是韩国进口的伺服电机,传感器、激光雷达都是国外的,因为国内的激光雷达噪声比较大,如果能够国产化,机器人的成本可以大幅下降。

高端人才稀缺是个大问题

周锦霆担心的另一个问题是机器人产业高端人才稀缺、人才活力不够。

他说:“机器人产业现在主要是高端的理论体系人才稀缺,我国的技术人才很多,甚至堪称世界之最,但是我国非常缺乏高端的理论性人工智能机器人人才。

”他认为,没有非常科学严谨认真的人工智能理论作为指导、支持和支撑,产业决策和导向,全民创业和所有的人工智能工作,政府管理部门对人工智能的政策扶持都会产生重大误区,也会走很多弯路。

我国现在急需聘请高端的、针对我国国情的人工智能理论家。

高端理论体系人才的缺失令人堪忧,不过令人高兴的是,我国对机器人怀有浓厚兴趣的青少年越来越多,记者在现场看到,许多展台都被小朋友挤满了。

未来机器人产业的发展,青少年人才的培养非常重要。

例如吴家敏就曾是电子科大机器人队的核心成员,他今年被保送上海交大读研。

他所在的电子科大机器人队曾6次获得国内大赛的冠军,并且在2012年和2015年分别获得世界冠军。

去年3月,他们在电子科技大学西区科技园成立了普诺思博公司。

策划总监梁浩峰表示,公司所具有的最重要的技术是算法和软件控制,目前拥有14项专利,所有的产品都是自行设计完全自主创新的。

未来计划公司以研发为主,想找一些战略合作伙伴。

“这次展会上联系我们的人非常多,特别是对我们的智能小车感兴趣的人非常多。

仅我自己,3天时间就接待了50个客户,主要是机器人公司、旅游和酒店集团、机器人推销公司。

”他透露,展览的机器人外壳采用的是3D打印,用的是光敏树酯,成本非常高,如果开模实现量产后,成本可以大幅降低。

谈起公司的产品,梁浩峰自豪地说:“场馆里可移动的机器人非常多,但一类是遥控的,要占一半以上;另外一部分是铺有磁轨的,机器人沿着磁轨走。

我们的机器人装有激光雷达,能自主建立地图,在环境中走一遍就记住了。

很少有厂家敢像我们这样将机器人随意放置在场地内,让人跟机器人互动。



要正确普及人工智能的概念

周锦霆认为,还有一个阻碍人工智能发展的不利因素就是人工智能的概念普及不到位,行业标准不规范。

现实中,人工智能的机器人或者产品和电子玩具之间的区别非常模糊,因为科普不到位,也因为普及的不够,现在市场上有几百块钱甚至几十块钱成本的电子玩具,而消费者会产生误解,认为机器人卖1000元也很贵,几十块钱的机器人误导了机器人市场的消费,也导致真正优秀的机器人产品不能大面积地占有市场和推向市场。

“市场上充斥着电子玩具,电子玩具化对机器人的破坏是非常严重的。

如果机器人想走进千家万户,这一道坎是必须要过的。

”他进一步道,“高端制造部门里人工智能可以畅通无阻,因为它的特殊性和先进性不会用便宜和贵来解决,但是一旦走向市场,我们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人工智能的产品不能你卖100元,我卖200元就贵,这对人工智能的发展是致命的。



现在,我国掀起了人工智能产业园热潮,国家也给予了大量的政策扶持和资金,几乎每个省市都有人工智能产业园、智能制造基地,可以说是全国上下一片热潮。

但在周锦霆看来,在机器人的关键零部件和核心零部件没有彻底解决之前,大幅度盲目地发展人工智能机器人产业园和产业基地,全民式的运动是比较激进的,与其花费大量资金、人力、物力和精力去建那么多机器人集成的产业园和工业园,不如扎扎实实地用5~10年的时间把国产的基础硬件和关键零部件彻底做好,哪怕一个小小的轴承,也要做到国际一流水平,那么人工智能机器人产业一定会突飞猛进。


全部评论:0

评论已关闭!